帕尔马球衣

廣告

那就算了吧張一山 張一山女朋友曝光

綜合媒體

侃,但也說出了幾乎每個童星都會遇到的“成長瓶頸期”,他們害怕被標簽化,比任何人都需要一部堪稱轉型的代表作。在這漸漸被人淡忘的12年里,張一山很少參加活動,也很少接受采訪,踏實上學,每年穩定地接兩三部戲,可惜反響平平;即便出現在公眾的視野,多半也跟在諸如“長殘童星排行榜”之類的關鍵詞后。

他也曾設想,假如沒有誤打誤撞進入演戲這行當,自己還能做什么,“如果當時沒遇到《家有兒女》,童年肯定沒那么辛苦”。但對于演員這份職業,卻從沒想過放棄,“我早就認定這是我的職業了,這些年一直在拍戲,只是沒有《余罪》這么火”。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中,他慢慢沉淀自己,“小時候我不懂什么是演戲,也不懂如何塑造一個角色,更多的是靠天賦和靈氣。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人物,憑著對藝術、對角色和對劇本的感覺,創造理想中的東西”。他明白了身為一個演員,比天分更重要的是努力,“我相信天道酬勤,況且我也沒那么大野心,能做一個好的演員就很開心了”。

張一山 “我也不是憑這張臉而活”

有人說,張一山身上有一種老北京人的特質——別人好與不好,那是人家的事,跟我沒多大關系;自己的事情別人怎么看,無所謂。的確,問他怕不怕被比較,他說早就習慣了,“從小就被別人比較了很長時間,所以,基本上別人的言語和意見不會影響我做事做人的風格”。問他在這個看臉的時代,被評價“長殘了”會不會失落,他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“我也不是憑這張臉而活”。問他介不介意被標簽化,他說從沒擔心過,“標簽往往是因為這個角色刻畫得成功,才讓大家記住,我反而覺得這是種肯定”。

如今,正在拍攝人生中第一部古裝戲《重耳傳》的張一山,工作量和強度相比以往增加了很多,“每天穿這一身行頭挺累的,而且臺詞也沒那么生活化了,必須規規矩矩的。客觀地說,古裝戲更累,要求也更多”。不拍戲的時候,他不怎么上網,也不愛玩游戲,對旅游也沒什么興趣。除了和朋友們一起擼串喝酒侃大山,他還會把發呆當作放松的方式。“演戲的時候比較忙亂,所以平時就愿意做點安靜的事,甚至會讓自己處于放空的狀態,什么也不想。其實我本人的生活是非常非常無聊的。”

對于私生活,他藏得死死的。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我的性格并不適合做公眾人物,因為我不太愿意去秀,也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事拿出來跟大家分享。這是自己的性格原因。”偏偏,就是有一群粉絲,喜歡他這個范兒。

在越來越多的人高呼“顏值即正義”之際,如果有一人敢站出來說:“就算這是個看臉的時代,我也可以憑演技贏回來。”這難道還不夠帥嗎?(記者 殷茵)

展開全文
帕尔马球衣 安徽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 pc蛋蛋大神吧论坛 开元棋牌斗牛技巧 bbin体育是哪个国家的 体彩排三遗漏一定牛 重庆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球探数据大师ios 币牛牛官网地址 赛车pk10黑客改单 七乐彩预测最准号码 mg电子游戏使用技巧 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下载 篮球比分捷报比分网足球 92就爱棋牌